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善德5851

静以养生 俭以修德 用心品友 用德做人 品一壶清茶 足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全息汤  

2014-11-21 17:04:55|  分类: 健康 医药 保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高山予鹰《全息汤》
全息汤
       十年一剑全息汤”2006年10月11日 星期三 12:00一位农村老中医,前半生用传统辩证施治,后半生用整体辩证施治。三十年来,“全息汤”处方大概开了大概几万张。一位医生后半生只用一个方剂进行加减,到底为什么呢?疗效又怎样呢?
追踪“十年一剑全息汤”。
  薛振声是一位70多岁的农村家传中医。前半生他和普通医生一样,用传统辩证施治;后半生则用整体辩证施治,只使用一个自创的方剂——“全息汤”。三十年来,一付“全息汤”(包含加减)处方大概开了几万张,现仍继续开着。2004年,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了薛振声的学术专著《十年一剑全息汤》。——他为什么这样做?“全息汤”的机理何在?疗效又如何呢?
从事中医临床工作40年的薛振声,是江苏邳州炮车中心卫生院的一名老中医。在漫长的行医生涯中,他前半生在其父亲、当地名医薛汉三的指导下,勤奋研究和运用传统辩证施治:包括临床常用的八纲辩证、六淫辩证、阴阳气血辩证、脏腑辩证;伤寒学说的六经辩证;温病学说的卫气营血辩证、三焦辩证等,取得了很好的临床疗效。
但薛振声并不满足,开始了对疑难病症的开拓性研究。他发现:疑难病症之所以难于治愈,往往由于病症并不像传统辩证那样清晰、明确,比如:非常明确的属于湿热蕴肺、阳明腑实,而是“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”,剪不断、理还乱。——运用传统的辩证方法治疗普通疾病,往往定位明确、立竿见影;但治疗疑难病症,很多医生难免顾此失彼,难于应对。勉强开出药方,医生也心中忐忑,不知能否中病。——薛振声深有感触地想:这不能单纯认为医生的水平有问题,自己能不能把传统的辩证施治向前发展,使得医生对于疑难病症的辩证准确率更高、把握性更大、治疗效果更好呢?
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,薛振声就开始在临床上进行“整体辨证”的探索。他认为:既然疑难病症的致病原因错综复杂、头绪纷乱。那么,能否寻找出各种疑难病症的整体共性呢?打一个比方:疑难病症就像是一群穷凶恶极的罪犯,有抢劫犯、杀人犯、盗窃犯、诈骗犯等等,而中医治疗疑难病症,就好像将这些形形色色的罪犯关进监牢、接受改造。而治疗方法就如同改造罪犯的办法:首先是要让罪犯统一进行劳动改造、实施法律训导、进行自我悔改,这是对改造罪犯(治疗疾病)的整体方法。有了这些整体方法,再配合每个人的不同犯罪特点进行针对性的具体改造,才有可能让罪犯洗心革面、重新做人。治疗疑难病症的道理也是如此。经过“整体辨证”治疗之后,疑难病症会从根源上得到了有效的改造,再配合传统辩证施治,针对病症的突出症状进行具体施治,疑难病症的治愈率就会得到提升。
在30多年的行医生涯中,薛振声从自己亲手诊治的上万例疑难病症中感悟到:可以把疑难病症的成千上万种病因化繁为简,分为五大类:风寒类、痰凝停滞类、湿困类、水停类、血热血瘀类。——特别值得注意的是:疑难病症的病因并不是单纯的某种,而往往是这五大类病因相互交织、影响和并存。
那么,能否找到这五大类病因的整体治疗方法呢?薛振声经过20年的临床试验,发现:治疗风寒类证,可以使用桂枝汤;治疗痰凝停滞类证,可以使用枳实薤白桂枝汤;治疗湿困类证,可以使用平胃散;治疗水停类证,可以使用五苓散;治疗血热、血瘀类证,可以使用生地、丹皮。——再加上整体治疗、和解少阳的小柴胡汤(只选用最关键的柴胡、甘草两味药),那么,这些方剂或中药组合在一起,就形成了能够整体辨证施治的“全息汤”基础方:  
柴胡12g 桂枝10g 白芍10g 瓜蒌10g 薤白10g 枳实10g 苍术10g 陈皮10g 厚朴10g 白术10g 茯苓10g 猪苓10g 泽泻12g 生地10g 丹皮10g 甘草10g  生姜10g 大枣10g
上述组合看起来并不复杂,但在临床上却花费了薛振声20多年。中医历史上,也有医家在研究用综合方剂来进行整体辨证治疗。但是,一付综合方剂绝非把数类单项治疗方剂“叠加、组合”起来那么简单。因为各个方剂之间互相影响,非常容易顾此失彼、干扰药效。这需要思想上的大胆设想、临床上的小心验证。——经过对自己上万例临床病例的前后对比,薛振声发现:采用“整体辩证+传统辩证”治疗疑难病症,确实比“传统辨证” 疗效更好,而且失误更少、容易掌握。
以一个固定的处方来应付千变万化的疾病,显然是行不通的。薛振声认为:全息汤的基础方提供了对疑难疾病“共性”的治疗方法,对于特定疾病的“个性”,还要按照传统辩证的方法,对全息汤基础方进行加减。——为方便广大读者,他也根据几十年的临床经验,撰写了“全息汤基础方加减法”(详见www.quanxitang.com),比如,发热:一概予全息汤基础方,个别高热脉洪、面红舌赤、烦渴引饮者加石膏15-30g,知母10g(白虎汤意)。其余按症加减。胁痛:一般予全息汤基础方去大枣、加牡蛎12g,右胁痛者再加青皮10g,左肋痛者再加郁金10g;腋下肋间痛者加川楝子、元胡各10g……薛振声笑称:“我不是用‘一个方剂包打天下’,而是在对几百个经典方剂的应用中,增加了一个我发明的整体施治方剂!”
他特别提醒读者:以上所列加减法为个人经验的积累,疗效确切(但不应视为固定不变
的模式,应不断探索。同时,要注意不应破坏全息汤基础方的整体构架)。一般服药2-3剂后,症状应显著好转,如未痊愈,需继续服药者,应根据症状变化调整处方。症状减轻,仍轻微存在,处方不变。
据薛振声本人介绍,他运用以“整体辩证+传统辩证”为特点的全息汤加减进行治疗,比前半生单纯运用传统辩证提高疗效20%-30%,临床把握性大大增强,尤其是:药物的副作用大大降低。《十年一剑全息汤》出版之后,全国已有数十位中医大夫使用全息汤进行临床实践,取得了不错的疗效。其中吉林的刘儒胜医师、河南的张鹏医师使用全息汤加减进行临床运用,均较此前运用传统辩证施治方法有了明显的疗效提高。
薛振声先生也有他的遗憾:整体辩证只是个人实践经验和理性思考的产物,没有更多的人参与和认可,没有精确的统计数字,没有对照组对比……笔者目前正在组织各方力量,对“十年一剑全息汤”的应用进行追踪、统计、分析。全息汤基础方内科症状加减法



典型病例

肠道易激综合征:
陈某,男,45岁,商人。初诊时间:2000年12月3日。慢性腹泻年余,诊为肠道易激综合征。服西药可控制,停药不久即复发。近生意事稍缓,求中医治疗。自诉每天清晨肠鸣腹痛,即起身大便,每次饭后还要大便,日3-5次。大便稀薄,或带黏液,泻后痛减,喝酒或吃辛辣生冷后加重。常有心烦、胸闷、多梦、头晕、肩重、疲乏等症状。处方:柴胡12g 白芍10g 桂枝10g、蒌皮10g 薤白10g 枳实10g 苍术10g 陈皮10g 川朴10g 白术10g 茯苓10g、猪苓10g 泽泻12g 生地10g 丹皮10g 防风10g 赤石脂 禹余粮各12g 龙牡各12g 甘草10g 大枣10g 生姜10g 2剂后痛缓,大便日2次,又服4剂,大便日1-2次,腹痛止,其他各种症状亦缓解,3个月后随访未见复发。

急性肾小球肾炎:
张某,女,42岁,农民。初诊时间:1998年3月6日。近突发浮肿,查尿蛋白+++,管型少许,诊为急性肾小球肾炎。未用西药急来就诊。诉浮肿愈来愈重,伴胃部不适、纳减、胸闷、气短、乏力、口干,尿少,大便正常。柴胡12g 白芍10g 桂枝10g、瓜蒌10g 薤白10g 枳实10g 苍术10g 陈皮10g 川朴10g 白术10g 茯苓10g、猪苓10g 泽泻15g 生地10g 丹皮10g 三仙各12g 甘草10g 大枣10g 生姜10g 5剂,另服西药,药后肿见消。约10天后,肿全消,西药停服,中药减量续服。20天后,觉身体已恢复正常。续服中药5剂以巩固。后复查小便正常,痊愈,后未复发。


慢性浅表性胃炎:
曹某,女,61岁,农民。患慢性胃炎多年,胃镜检查为浅表性胃炎(重度),胆汁返流。近10余日加重。曾服各种西药及中成药,未完全缓解,求治于中医。身体略瘦,精神一般,自诉胃脘疼痛、灼热、胀满、反酸、吐水、纳差,伴心烦、胸闷、头晕、目朦、肩沉、腿酸、小便微黄、大便稀、睡眠不实、多梦纷纭等。处方:柴胡12g 白芍10g 桂枝10g、蒌皮10g 薤白10g 枳实10g 苍术10g 陈皮10g 川朴10g 白术10g 茯苓10g、猪苓10g 泽泻12g 生地10g 丹皮10g 黄连8g 吴茱萸4g 法夏10g 苏叶10g 曲麦各12g 龙牡各12g 甘草10g 大枣10g 生姜10g 服药1剂即觉全身舒适,2剂服完,病去大半,又服2剂,症状消失,完全缓解。

冠心病:
袁某,男,62岁,农民商贩。初诊时间:1998年8月5日。查出冠心病已1年。因经常发作,转请中医诊治。自诉发作时除胸闷、心慌,严重时胸痛外,常伴随其他各种症状,如背部寒冷或腹部觉热,恶心吐水或口干口苦,胃痛、胁痛、小腹痛等,痛无定处,大便时干时稀,有时困倦,有时失眠等等。现觉胸闷、心慌、胃脘微痛、恶心、纳差、痛泻、睡眠不安。处方:柴胡12g 白芍10g 桂枝10g、蒌皮10g 薤白10g 枳实10g 苍术10g 陈皮10g 川朴10g 白术10g 茯苓10g、猪苓10g 泽泻12g 生地10g 丹皮10g 法夏10g 苏叶10g 防风10g 三仙各12g 龙牡各12g 甘草10g 大枣10g 生姜10g 服2剂后,各种症状基本消失。至今,每当发作不适,即来服中药,少则2剂,多则4-6剂,可基本缓解。

典型病例--肺气肿:
陈某,男,62岁,农民。初诊时间:1998年2月5日。咳喘3年,查为肺气肿。服用各种西药、中成药等只可临时缓解,求服中药治疗。身体精神尚可,喘促,偶有咳嗽,痰稀,色白而黏。自诉气短、乏力,动则喘甚,心悸多梦,食欲、二便尚可。处方:柴胡12g 白芍10g 桂枝10g、瓜蒌10g 薤白10g 枳实10g 苍术10g 陈皮10g 川朴10g 白术10g 茯苓10g、猪苓10g 泽泻12g 生地10g 丹皮10g 干姜10g 五味子10g 杏仁10g 龙牡各12g 甘草10g
药后咳喘大减,全身轻松。又服4剂,症状缓解,2年中未再明显发作。2年后复发,服药后仍有效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